地府朋友圈全文免费阅读,地府朋友圈全文免费阅读漫画?

(1)

我叫覃久,是一名地府司机。工作内容很简单,就是将头七的魂魄带回他们的故乡,看一眼至亲所爱,了却今生夙愿,对凡尘做最后的告别,然后将他们带回地府。

没错,用车——阳间科技日新月异,地府自然也得跟上脚步。

什么?你问我怎么会当上地府司机?

这个嘛……还不是怪那个拘我生魂的小鬼!真是个睁眼瞎!居然将我与另一人的生辰八字看错了一字,愣是将我这个阳寿未尽之人的魂魄硬生生拖到了地府,害得我被迫早死了几十年。我恨!

所以,地府为了补偿我(P.S.其实是为了封口,希望我不要去举报他们,毕竟这属于工作上的严重失误。PP.S.犯错当事鬼及相关领导层可以下十八层地狱一日游的那种严重程度),破格录取我当了一名地府司机,每晚只需在子时工作2小时,年薪200W冥币,香火、住宿免费,一年一次体检,忌辰礼物……而且,HR强调,可以随时申请投胎重新做人。

作为生前996社畜的我,面对这样的工作条件,真的,很难拒绝。

(2)

我本以为,我能无限期地过上梦寐以求的躺平生活。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了。

与阳间的车不同,地府灵车速度奇快,几乎可以瞬移,并且可以水陆空三栖使用。也就是说,可以在三维空间内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直线行驶。

这踏马简直酷毙了好吗?!

但是,朋友们,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或者我换个问法,你们公司会给专职司机配超跑吗?

所以,当我看到密密麻麻的送魂名单时,心中顿时了然,一切的不合理都变得合理起来。

这是两小时的工作量吗?啊?!

当我第一晚从车上下来时,腿都是软的。唉,说多了都是泪。

总而言之,现在的我比任何时候都希望世界和平,无病无灾,人民安居乐业。真心的,不是一句空话。

另外,给广大职场人一个血泪忠告:HR画的大饼不能信!

(3)

好在这种真?忙到飞起的苦逼日子没有持续几天,因为部门里来了一位和我同岗位的新同事,听说已经在地府当差几十年了。

不得不说,这位同事真乃劳模本模,他一来,就主动承担了我至少八成的工作量。这就是地府老员工的思想觉悟吗?真是爱了爱了。

不过我也有点奇怪,这么爱岗敬业的老员工,按理来说应该一路升迁,怎么着也得当上个小领导了吧?怎么会来调到我这种再基层不过的基层呢?难道是犯了什么事?可若真是因为犯事才来的,领导们又怎么会都对他客客气气的?

又或者,他是上级安排来体验基层的官二代?新同事虽然样貌年轻,但为人处事很是老练,对周围同事礼貌又疏离……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糟糕!那我这到点下班、工作划水的样子,不是都被他看在眼里了?完了完了,我这铁饭碗刚端起来,不会就要被收回了吧?

当晚,我怀着不安的心情早早地到了办公室,却不想新同事比我更早。正当我内心纠结着明晚要不要来的更早些,他就微笑着告诉我不必来这么早,也不必担心工作完不成,加班让他来就行。

这话真是温柔又体贴。但是,我更不安了。

(4)

万万没想到,我在人间母胎solo了26年,居然在地府,被传出了绯闻。至于绯闻男主角,呃……就是老程,我的劳模新同事。

天知道我刚听说这事的时候有多震惊。这么说吧,和我同个办公室的曹姐,在地府呆了几百年了,就从没见过两个鬼谈恋爱。

不过话又说回来,同事们有这样的误会也是情理之中。毕竟,老程对我是真的好,事无巨细地好。

工作上,主动帮我加班,不厌其烦一遍遍地替我写报告,事无巨细地介绍地府的组织架构和运作模式。下了班,就带我去各大知名景点打卡,像什么奈何桥,十八层地狱,阎王殿……几个月下来,我们几乎逛遍了整个地府。

随着我和老程日益熟络,我们之间的绯闻也甚嚣尘上。可老程八风不动,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好。对此我有点苦恼。

我发誓,我绝不是个只享受不付出的渣女。可我对于处理男女之情一事上实在没有经验。

终于某天,我鼓足勇气,私底下找到老程,先是东拉西扯了好一阵,接着又拐弯抹角地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谁知向来对我知无不言的老程,居然反常地沉默了。良久,才问我想不想回人间。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亘古不变的。所以老程的意思是,想不想重入轮回。和他一起。

这下,换我沉默了。

(5)

第二晚,我上班迟到了。到办公室时,老程已经上工了。

我找曹姐要今天的送魂清单,却被告知已经被老程全拿走了,这意味着我今天可以全天带薪摸鱼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

看着我失魂落魄的样子,一向少言寡语的曹姐居然开口宽慰了我几句。她在地府呆了几百年,也算是个鬼精,一眼就看出了我为何事烦恼。

我来地府有小半年了,人世间的爱恨情仇看了无数个版本,按理来说也该麻木了。但轮到自己身上,却还是犹豫不决。

曹姐见我这个拧巴的样子,翻了个白眼,直言我情根未断,不适合留在地府。再说了,老程为我付出了这么多,天上地下也找不出几个这般痴情的种了,我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曹姐这话着实是有些夸张了。我有些尴尬,但又不好反驳。

可是,重回人间,到头来还不是要打工?既然都是打工,那还不如留在地府,毕竟待遇这么好的工作,人间可没有。

但如果我选择留在地府,就意味着要拒绝老程了。地府是不可能允许两个鬼恋爱结婚的,而且千百年来,也根本没有鬼会想这么做。绝大部分鬼都亲身经历过人世间的爱恨情仇,更何况天天看着这来来回回的痴男怨女,心早就比地府底下吹出的阴风还要冷了。也就是我这种刚从人间来的新鬼,才会对凡尘俗爱有所留恋。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老程都在地府呆了几十年了,又怎么会单单对我情根深种,甚至想和我重回人间呢?我又没钱没背景没样貌,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人,根本无利可图。而且我来地府之前也从未见过老程,和他之间不存在什么未了的前缘。

想不通。烦人。

(6)

最近我休假了。倒不是为情所困,而是因为我犯病了。

我还是没想好如何答复老程,于是干脆避开了和他见面,并主动要回了原本就该我来做的那部分工作,再次夜夜忙到飞起。

上周五,我照样在子时开车送鬼,途径一条乌漆嘛黑的河,突然不受控制地回想起了那个零下的冬夜我在水中沉浮的场景,于是不受控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呃,好吧,我承认我夸大其词了。鬼没有心跳,也不用呼吸。但我真晕过去了。

说起来这事也不能赖我,毕竟换成任何一个旱鸭子在无人的冬夜溺水而亡,那种绝望、无助和害怕的情绪,经历过一次,保管一辈子都忘不了。更何况我还因此被迫离开了这美丽的人间。

其实当时我被救上来时,只是休克晕过去了,原本是能被救活的。……玛德,那个抓错我魂的小鬼,劳资跟你没完!真是越想越气!我#¥@¥@%

……唉,算了。当务之急还是想好如何处理和老程之间的关系。

为了防止接送鬼魂途中出现意外,后台控制室会实时监测每辆灵车的定位。那晚值班员发现我开的灵车反常地停留在半道,又呼叫不上我,于是联系了当时距离我最近的老程。

按照规定,头七鬼一旦上路便不能中途变道。但老程在得知我可能出事后,第一时间就往我这赶,事后差点被当时坐他车上的鬼投诉。为此,他挨了领导好一顿骂,还被记了大过,罚了三个月的工资。

这下我更不知道怎么面对老程了。

(7)

曹姐说最近需要接送的头七鬼不多,让我再休息休息。我确实还不敢回去面对老程,但天天躺着也实在无聊,于是主动去档案室帮忙整理新鬼们的人生迹录。

新死的鬼,来到地府的第一件事,就是当着判官们的面,细数自己这一生做的每一件大大小小的事。行了善的,可以加下一辈子的阳寿,投个运道好的胎;作了恶的,会下十八层地狱受刑,然后在地府当苦力,当然,真心悔过的,也有机会重新投胎。不过大部分都是无功无过的普通人,碌碌无为,平淡一生。

整理着整理着,我突然发觉自己还不曾走过这个流程,于是找到自己的迹录本,忐忑地翻开了第一页。

往事一幕幕地重现在眼前:我第一次背着粉色的小书包去上学,第一次考了满分兴奋地给爸爸妈妈看,第一次吃棉花糖,第一次和好朋友吵架哭鼻子,第一次……

一直看到8岁那年暑假的某天,我开心地举着两毛钱一根的冰棍,从小卖部一路小跑回家。家里穷,难得能吃上一次冰棍,所以我想让辛苦工作的爸爸妈妈也尝一口。

眼看着就要到家了,却不慎被脚下的石头狠狠绊倒在地,还没舍得吃一口冰棍也摔得稀碎。我立刻爬起来想捡起其中或许还干净的碎块,但却伤心地发现每一小块都沾上了泥土。看着冰棍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在了炎热的马路上,我心疼地哇哇大哭。虽然后来妈妈又帮我买了一根冰棍,可我总觉得,印象中甜甜的冰棍,也没那么甜了。

压抑的心情突然席卷全身,我合上了本子,没再看下去。

(8)

我生前是家中独女。按理来说,我会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但实际情况是,重男轻女的爷爷奶奶因为我妈妈无法再生育,趁我爸爸外出打工不在家,把我们母女二人赶出了家门。可笑的是,正是因为他们不分昼夜地使唤我妈妈干活,甚至刚生下我不久,就逼着她去冰凉的河水里洗衣服,凡此种种,才最终导致我妈妈身体落下严重产后妇科病,继而失去生育能力。

我妈妈去求助外公外婆一家,他们却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为由,将我们拒之门外。我知道,真实原因其实是因为我是个女娃,而没有生育能力的妈妈,也再难以改嫁,收留我们只会是个“赔本生意”。

最后,我妈妈只能一边哭,一边抱着不满三岁的我,揣着仅有的几百块钱,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找我的爸爸。好在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还算顺利地找到了爸爸,也好在,爸爸不是愚孝之人。在那之后,我们便和两家长辈都断绝了关系。爸爸一个人撑起了我们这个三口之家,其中艰辛,不必多言。

后来,我终于读完大学,开始工作。为了多赚点钱,我拼命加班。出事那天,其实我已经连熬了几个通宵,所以才会晕晕乎乎地掉进湖里,之后又阴差阳错地来地府当了司机。

嗳,不对啊,我这辈子这么可怜又倒霉,难不成是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于是我又找了我上辈子的人生迹录本。

看完之后,我觉得,我可能是灾星转世。微笑jpg.

(9)

今天老程又来找我了,我没有再躲着他。因为他告诉我,我爸爸来了。

其实在我死后,我就没有回去见过我的爸爸妈妈,也刻意逼自己不要去想他们。我实在是不敢想象,两个苦了大半辈子的人,好不容易将要迎来生活的一点甜,却又眼睁睁地看着它消散在自己眼前,会是怎样的痛彻心扉。更何况这一切是我造成的,而我看着这一切,却无力改变。

我终于见到了我日思夜想的爸爸。短短一年未见,他本就半白的头发更是不见一丝黑发。得知我在地府当差,激动地连连点头,让我好好干。还说早知道死后能见到我,应该早点来的。我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爸爸给我取名叫覃久,希望我能长长久久,幸福美满。可是爸爸,你的久久,其实是个短命鬼。这辈子是,上辈子也是。

哈,你说好不好笑。

不管是8岁那年看着摔碎在地上没吃一口的冰棍痛哭,还是26岁那年在冬夜冰冷入骨的湖水中浮沉,亦或是如今带着满满的遗憾和不舍送别至亲,我都不想再经历了。

我想好了,等什么时候妈妈也来了,就和她好好道个别。送走她之后,我就跳入忘川河,任由其中厉鬼将我吞噬。

这行尸走肉般的日子,我踏马真是过够了。

(10)

送走爸爸之后,我主动去找了老程,告诉他,我不回人间了。

老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讲了自己的故事。

老程的童年其实和我有点相似,但勉强也算是幸福,只可惜这幸福十分短暂。他高中时期,父亲查出了绝症。原本有望考个大学的他,不顾双亲打骂,毅然辍学打工,但赚的钱只是杯水车薪,他父亲终究还是没能捱过第二年的春天。他没有选择回到学校,因为他还要照顾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的母亲。

后来,他遇见了愿意和他携手一生的人。可是不久之后,母亲又离他而去。他强忍悲痛,料理了母亲后事,并谨记母亲临终遗言,好好地活着。

再后来,他和妻子努力赚钱,在大城市漂泊几年之后,终于回老家定居下来,又先后生育了一儿一女,日子眼见着一天天地好起来。晚上躺在床上,看着家人熟睡的侧颜,他心中只觉一片柔软。他想,这辈子,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然而麻绳专挑细处断,厄运只找苦命人。一场车祸,又让他失去了全部的亲人。

听到这,我终于止不住浑身颤抖起来,哆哆嗦嗦地问了老程一个问题:你的妻子,她叫什么?

(11)

原来只有我不知道,老程是特意为了我才调到这个岗位的。也是为了我,他才会留在地府。

上辈子我死后,老程散尽家财,又投身救援一线,救助了许许多多的人,只为了让世间少一些生离死别,少一些像他这样痛失了挚爱的苦命人。

老程来到地府后,判官说他是个有大功德的人,可以投个百年一遇的上上胎。但他听说我已入轮回,坚持要等我一世,即便是要用功德来交换,也求与我再做一世夫妻。

后来,我意外提前几十年来到地府,老程又用功德作为交换,请求阎王将我留在地府一阵子,并特意换上年轻时候我们刚结婚时的模样。虽然他明知我已不记得他,但他还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实现对我上辈子许下的诺言:有空了就带我去各地游玩,并且,会一辈子对我好。

原来曹姐说的一点都没有夸张。天上地下确实也找不出几个像老程这般……这般傻的人了。

老程说希望我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下辈子,他一定,一定不会食言。

(12)

半个月前,我和老程双双请辞,申请重回人间。领导们二话不说就批准了,并且说早就等着这天了,连命簿都已经帮我们选好了。

想到老程之前为了我花了大半的功德,我总是担心下辈子又会出现什么幺蛾子。虽然老程说我的担心实属多余,可我是真不想再当个老倒霉蛋了。于是天人交战了几天,还是偷偷求了曹姐去命簿室看了。好在非常圆满。他的遗憾,我的遗憾,在下辈子,都将百分之几百地弥补回来。

其实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还是犹豫了很久。反正最终都是化作一抔黄土,重入轮回,再次经历生离死别,又有什么意思呢?

可是,想起二十多年前,妈妈在地府重新见到了我,泪流满面地说希望下辈子和我再做母女。我就忍不住想快点回到她身边。

是的,我的爸爸妈妈投胎转世后在人间重新相恋了,并且在两年前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得到了亲朋好友们的一致祝福。如今就等着我去投胎了,嘿嘿。

能有机会跟自己至亲至爱之人度过美满富足的一生,没有人会拒绝吧?况且这可是我和老程上辈子,最最渴求而未得的。

(13)

终于快到了我和老程投胎的这天。

说实话,很不舍。这地府看似冷冰冰的,我却在这获得了最暖心的一段时光。虽然我们已经和地府同事都一一道过别了,也知道我们终会有再相遇的一天,可一想到我会忘记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是会忍不住酸鼻子。

曹姐见我这副难舍难分的样子,皱着眉头让我们赶紧滚,直言早就受够了我们天天在她面前秀恩爱,害的她这个修炼了百年早已心如死灰的鬼心都要复燃了。

我老脸一红。是的,老程还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待我好,一丝不苟地践行着他当初对我立下的誓言。明明是在地府当小鬼,可我却总有种过着神仙日子的错觉。但也不是没有遗憾:鬼是死物,没有生气,无法繁衍后代。所以为了我们的孩子和父母,我们最终决定,回到人间。就算人间一趟只是大梦一场,我也愿意活在这美梦中,永不醒来。

老程,你说希望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但其实,是你一直在给我机会。给我机会填补遗憾,给我机会丰满人生。我能遇见你,何其有幸。

(14)

孟婆亭下,我和老程各自接过孟婆亲手熬的汤,一饮而尽。

孟婆笑着看着我们,从身后的抽屉里拿出一副红绳,递给我们。这是她特意从月老处要来的,说是送给我们的新婚贺礼。

孟婆虽为地府工作,但她其实是仙,所以和月老有交情也不奇怪。

我看着这比拇指还粗的红绳,心中很是感动。我隐约知晓孟婆曾有段刻苦铭心的爱恋,但无奈终成陌路人,所以对于有情人总是分外偏爱。

我原在心中隐隐猜测,孟婆会不会亲自来送我们一程。但我没想到,她居然早早地就向月老定制了一副专属我和老程的红绳,祝愿我们能生生世世在一起,有情人永不分离。

我感动地语无伦次,更舍不得走了。但同时,我也彻底安心了。本来还担心我和老程命运的齿轮会合不到一起——毕竟地府办事也不是万无一失的牢靠。

郑重向孟婆道谢后,我和老程互相替对方戴上这加强版的红绳。我们一路携手走过奈何桥,双双跳入轮回井,不曾回首。因为孟婆告诉我们,往前看,别回头。

那么,前尘往事,就此再见吧。我们都要开始崭新的人生了。

下辈子,我们一定会遇见,也一定会幸福的。

(完)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org/14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