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弟情深的朋友圈说说,姐妹情深的朋友圈说说?

血浓于水的姐弟

有人说:一奶同胞的亲情永远是这个平凡的世界上最伟大、最感人至深的情感,因为他们曾经都住过为期十个月的“豪华宫殿”。在三十而立的年纪,我还不能深切理解这句话的具体内涵,但是近三年的时间,从我的母亲身上,我一次又一次地深刻体会到血浓于水的姐弟情深。

我的妈妈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位多愁善感、淳朴善良、辛勤劳作、与人为乐、不计个人得失的高尚形象。她的身材虽然不太高,但是走起路来却总是神采奕奕的样子,给人一种做事干练的样子。从我记事起,妈妈就喜欢留着短发,如果从背后看她穿红色羽绒服走路的样子,简直就像一位三十多岁的女神一样风姿绰约。直到我无意间从她的头发上发现一缕一缕的白发,我的内心顿时升起无限的伤感,无情的岁月也没有忘记在慈祥的母亲身上留下痕迹。

我从小生长在偏远的农村,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当时似乎大家的窘境都是一样的,每天都是在缺衣少穿的温饱线上苦苦挣扎,能吃上一顿肉小伙伴们就高兴地要跳起来了。

妈妈是做农活儿的一把好手。虽然她的身材弱小,但干起活儿来丝毫不输给任何人。我的脑子里还记得小时候家里秋季镰刀收麦子的日子,那时大型联合收割机还没有普及到广大贫穷落后的乡村。勤劳的农民就完全用自己的双手代替昂贵高效率的机器,从田地的翻犁、种子的播种、麦苗的护理、麦穗的收割到麦子的收拢,这一系列庞大的工作量都完全要用农村人自己的双手去耕作完成。

我们一家的吃穿用度完全就指望着我家东头的五亩地庄稼的收成。妈妈除了要和爸爸在田地里挥洒汗水之外,还要照顾我们几个孩子的饮食起居,有时从地里忙完农活回来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这个时候妈妈累的已经直不起腰了,还要坚持拖着疲惫的身体给我们几个小家伙烧火做饭。甚至还要给我们用手洗我们白天换下来的脏衣服,等到她收拾好家里的一切,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都已经深更半夜了,即使这样她也绝不会耽误第二天一大早的农活儿。无论春夏秋冬还是刮风下雨,几乎天天都是如此这般早出晚归。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妈妈几乎很少流泪,生活虽然给予她无尽的折磨,她仍以微笑期待明天的太阳。

这样的日子虽然平凡但是很充实,妈妈倒也很知足,直到与她一奶同胞的骨肉至亲一个又一个地离她而去,妈妈才在命运的魔爪面前痛哭不止。

我大舅的一生都在为国家的煤矿事业勤劳无悔地奉献自己的光和热。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跟随我的姥爷一起去矿上,从此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煤炭工人,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的时间。

他工作起来一直勤勤恳恳,很少因为家里的事情向领导请假。所以,我们也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见到我的舅舅一面。我们都很享受这短暂的团圆时刻,尤其是我的妈妈,过年的那几天几乎是她这一年中最高兴的时候,总是提前准备一些我舅喜欢吃的东西,等到他从外地回来的时候无论再晚也一定会赶过去和他见上一面,这个时候妈妈就嘘寒问暖,问东问西,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因为遗传的原因再加上我的舅舅平日里喜爱抽烟喝酒的缘故,他的身体最终就出现了危急的信号。当家里的亲人听到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后都垂头丧气难以接受,我的妈妈,听到这个消息瞬时瘫坐在地上,忍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隐约可以听到她边哭边喊:“我的兄弟,你这么年轻,这病咋就找上了你啊,你让我的日子咋过啊!”我们怎么劝都劝不住,只能任由她把痛苦都发泄出来。

不知道她的哭声持续了多久,我记得她那天晚饭什么也没吃,几乎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妈妈就和我的舅舅们一起驱车赶往了他所在的医院。见到已经与病魔做斗争数日的兄弟,妈妈的心里像针扎一样疼痛,但她还要把痛苦欲绝的情绪隐藏起来不能让我的舅舅看到,她只是一味地安慰他要安心治病,这只是个小手术,嘱咐他要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相信很快就能痊愈出院的。

我的舅舅们也在一旁为我大舅打气,安慰他为他增加战胜疾病的信心。大舅见到他日夜思念的兄弟和姐姐,他的情绪明显好了很多,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久违的笑容。那天还破天荒地吃了饭。团聚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在医院陪了我舅一整天的时间,到了要分别回家的时刻,我大舅的脸上出现万般不舍的表情,他的眼睛湿润了,艰难地伸着手意思是不要走。妈妈勉强挤出笑容说,这里主要地方小,我们就先回家,等过几天我们再过来看你。兄弟,听姐的话,其他的啥都不要想,安心治病是第一要务,我还等着你过年回家给你炸好吃的里。这一番话说得我大舅眼泪瞬间破防了。到了这个时候,每个人心里面都很清楚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会是最后的一面。临走的时候,妈妈把她一个月的工资偷偷塞到大舅的手里,大舅说什么也不要,妈妈不容他再推脱,只给了我舅一个无限感伤的眼神,妈妈他们再三叮嘱后才不忍地离开了医院。

接下来的几个月,每隔一段时间,我妈和我的舅舅们就会驱车来医院看望我的大舅。看着被病魔折磨的瘦骨嶙峋的舅舅,我的妈妈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她很想自己有能力来减轻他的痛苦或者留下来照顾我的舅舅,可是现实都不允许,她只能来看看他,为他加油打气,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其他的她都做不了,人世间最痛苦的大概就是看着亲人在自己的面前饱受折磨,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可真令人极度悲伤。

我的大舅在与病魔斗争了八个多月之后,最终还是撒手人寰。在那三天,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我妈妈的眼泪从未停止。在最亲的亲人面前,任何的遮掩都是没必要的,这是最亲最自然的感情,妈妈回忆这些的时候总想哭,她的伤悲让人无限惋惜。从那以后,我失去了自己的舅舅,而她永远失去了自己的骨肉至亲。

如果说我的大舅的离开让我的妈妈已经无限伤悲感慨,那么我四舅的英年早逝让妈妈悲伤的情绪扩展到了冰点。

我的姥姥一生中总共养育了六个孩子:两个女儿和四个男孩,我的四舅是家里面的老小,他从小也是家里面的活宝,心情乐观豁达。他在十几岁左右的时候就跟着我大舅在煤矿上做矿工,后来由于煤炭行业大环境实在不景气,工资半年发不下来,迫于无奈,我四舅就带着还没过门的舅妈回到了老家,开始了祖祖辈辈的务农生活。舅舅虽然没有大的本领,但他做人做事一直本本分分,从来没有做过违背良心的事情,他能自己做的事从来不愿不麻烦别人。

我的表弟在出生的时候,脑袋就与普通人有些异样。后来随着时间的增长,他的左脚和右手都不是很灵活。为了让他有个健康的身体,我舅舅便经常带着表弟到处求医问药。几年下来,给表弟看病的医药费几乎掏空了这个穷苦的农村家庭,但是效果却没见好转。直到现在,可怜的小弟还不能完全地照顾自己饮食起居。40多岁的舅妈身体也是很虚弱,她每天需要靠吃药来维持健康,全家的经济重担落在了我舅的身上,舅舅跟着外村的建筑队做工的微薄工资勉强能够维持这个家庭的正常开支,他们在贫困线上艰难地挣扎着。

可是就在去年的三月份,舅舅干活过程中由于肚子实在难受就在我舅妈的陪护下到县医院就医治疗。医生在问清楚病情后,开始做各项检查,在比对检查结果后,才最终确认我的舅舅也患上了我大舅那样的重病。这个噩耗对我们大家庭的所有成员犹如天打雷劈一般让人难以接受。舅舅得病的消息最终也没有瞒得住我的妈妈。她听到这个消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过了好大一会儿,嘴里才艰难地说出七个字:我家这是怎么了?也许想到舅舅一家特殊的情况,她就抱头痛哭起来,妈妈在哭声中埋怨上天的不公,埋怨这个世界为什么好人却没好报,担忧这个家庭以后要怎么样生活?

可是无论噩耗再让人难以接受,妈妈和舅舅们也必须要努力接受现实,他们一起商量好后,就抓紧替我舅舅办理了住院手续,努力让我的四舅尽快康复起来。我们对我舅舅当面只是说肚子里有些小毛病,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就好了,这样好让他充满信心地去配合医生的治疗。

舅舅平时心态很乐观,没事总喜欢和别人开玩笑。他的血管在医院住院三个多月后,已经很难找到了,就是这样他还能安慰为他扎针的护士:“妮儿,实在对不起啊!我这段时间没洗澡,这身体积累的泥灰儿恐怕都弄到你身上了。”这句话惹得正在紧张工作的小护士呵呵一笑,心情放松了许多,她也很快找到了血管的位置。我的舅妈身体状况本来也不好,但是她仍然要坚持形影不离地守护在我舅舅的身边,替他端饭洗衣服,有时候还要忍受我舅的坏脾气。不知道有多少次,她一个人在外面偷偷地抹泪,我舅身体一出现什么不舒服的情况,她就吓得浑身哆嗦。我和表哥也都尽量抽时间去医院帮帮忙,有的时候我还会在医院过夜。白天在电影院做清洁的妈妈无论工作多辛苦,总要到舅舅的医院去看看他,陪他说说话,买点他喜欢吃的水果,陪他唠一会儿后才能安心回家。

亲人的细致入微的陪护始终也没有把我的舅舅从病魔手中拉回来。在与病魔斗争七个多月后,舅舅最终去了另一个地方。妈妈早已经心力交瘁,她日夜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本来想着他能平安度过这个春节,谁会想到病情会恶化得这么快,连告别的时间也不给人留下。在舅舅最后的日子,妈妈为舅舅牺牲了所有的休息时间,给他送饭、买水果,聊聊天,让舅舅感受到血浓于水的亲情,她回到老家,看着无助的表弟,妈妈地眼泪又夺眶而出。

短短的三年时间,经历过两个舅舅先后生病之后,妈妈明显憔悴了好多。她对我提了一个要求:以后不允许喝酒。我默默地点头表示同意,但是这个结论的代价太大了。如今,离开的人已经驾鹤西游,健在的我们仍要阔步前进。妈妈血浓于水的亲情外在表现很简单、也很平凡,但同时又是最无私的。它激励着我们大家庭的每一个人为了爱、为了健康去注意养成健康的生活细节,让血肉至深的亲情不要再以这样残酷的方式上演。愿人间有爱,健康拥抱人间。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org/169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