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托运一只兔子多少钱(一只兔子多少钱一只)

一九六二年,我刚下学,家里十分贫困,心想,做啥挣点钱呢?不承想一个老兄看到我窘迫的样子,想领我做点生意。他先教我如何认称,又指出一条生财之路,叫我到北洼几个村收家兔,然后到潍坊卖了,奖的布票能挣十几元钱。

我很高兴,认为机会来了,要把握住,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但是本钱没有,这咋办呢,我和老兄说了我的难处,老兄借给了我五元钱,叫我到亲戚家再借上点,就可行事了。

第二天,我推着车子,车子上装了两个箱子,到姥姥家借了十几元钱,便上阵了。刚上阵的“战士”不会“打仗”,我很腼腆,见了生人吆喝不出声来,试了好几试,脖子伸得长长的,像公鸡打鸣一样,怎么也打不出鸣来。有一老者,看到我尴尬的样子,问我是干啥的,我说:“我想收几只家兔,不会吆喝。”老人笑了笑说:“做事开头难,冲开胆就行了。”他先叫了一声:“收—家—兔了!”他叫我来一声,我鼓起劲,第一声,第二声,第三声,连着来了十来声,不承想出来一个老婆子,说有兔子要卖,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竟卖给了我四五只肥兔。

我很高兴,胆子大了,劲头足了,吆喝得也好听了,不到晌午,又收了五六只。吃了点凉干粮,又收上几只,便满载而归了。回家先去见老兄,说万事俱备,只欠引行了。老兄说:“我也收够了,吃了晚饭,咱就开路,天亮之前,一定到达目的地。”那时年轻,不怕苦累,况且是做生意挣钱呀!黑影里走着,他在前,我在后,我恍惚看到他在怀里挂着一个大咸菜瓜子。心里觉得好笑,一天的门,能吃这么大的咸菜吗?天刚亮,我看清楚了,是个大秤砣呀!我说:“你带个这干啥?”他笑而不答。

到目的地门前,他把秤砣解下来,偷偷放在兔箱里,收兔的一间大房子里,光线不是很好,因为是熟客,一般也不注意他的小动作。他先过了称,把家兔放在公家笼子里,把秤砣偷偷取出放到破大衣口袋里,除了皮,家兔多少斤就定住了。继而又给我过完称,除了皮,付了两个人的钱和奖的布票就完事了。我明白了,他卖的兔多了一个秤砣钱。

我们卖的兔挣不了多少钱,奖的布票就是挣的利润。大老弟好高兴,他多挣了一只家兔的钱(秤砣五六斤,相当于一只兔子)。他不爱吃肉,先买了两斤咸鱼,满面春风,唱支悠地往回走着。

已是腊月二十七,几天就过年了,布票要换成钱已经没时间了,我一心想卖掉布票,换成钱好过年。我灵机一动,想在路上卖掉,于是在路上碰到人就问:“大嫂,你要布票吗?大哥,你要布票吗?”但无一人回话。到了稻田饭店,肚子饿了,想烩点干粮吃,趁此机会,我到门外看到过路男女,就问买不买布票。

也该当凑巧,从东边来了一个骑车的青年妇女,我拦住她问:“大嫂,你要布票吗?俺卖家兔奖了几丈布票想卖。”那人居然下了车,笑着说:“想啥来啥,俺兄弟结婚,正想买点布票,但是身上没多带钱哪!”我说:“你家离这远吗?”她说:“不太远,大该有五六里路。”我说:“我带你回家取钱,回来你就别管啦。”她很同意,走出约二里路,有个小村庄。她叫我停下,说这里有家亲戚,兴许能借到钱。她到亲戚家,一会就出来了,说钱借着了。我说:“共有三丈五尺布票,能都要吗?”她说:“能。”那人很好,也没在价钱上纠缠,该多少钱就给了多少钱,真是出师吉利,一帆风顺啊。

当时那个高兴劲,无可言表,不知不觉“飞”向饭店,吃饱喝足,一点没觉累就回家了。第一次做买卖成功,挣了十几元钱,竟养成了我做小买卖的习惯。现在改革开放,青年人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可惜我老了,有宏愿也做不成了。


这是##(2022-06-19 18:55:27)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org/3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