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木管乐器中的巴松又称为(西洋木管乐器的演奏技法研究)

我虽然在出生在东方、成长在东方,但对西方的西洋乐器却更加喜欢,这极有可能是因为亲爹的那一把捷克斯洛伐克的小提琴导致的。

西洋木管乐器中的巴松又称为(西洋木管乐器的演奏技法研究)

亲爹的小提琴如果是斯特拉迪瓦里,那我会乐疯癫

亲爹是个文艺青年,年轻时会演奏若干乐器:小提琴、手风琴二胡板胡等等。《梁祝》是他的至爱,他经常用那一把捷克斯洛伐克小提琴演奏《梁祝》,我从小就被浸泡在美轮美奂的旋律中,悠扬温婉的琴声至今都还萦绕在我的脑际。

西洋木管乐器中的巴松又称为(西洋木管乐器的演奏技法研究)

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浸润我们成长

然而,福祸相依,阴阳相伴。所以,我也无法忘记亲爹以及那一把小提琴给我带来的伤害:他只教邻家女孩,不教我。让我不得不在小姐姐跟我爹学琴时搞出各种噪音,把我爹气得不行。

那个邻家小姐姐,的确长得好看。所以,我很小就发誓一定要学会一件乐器,这样可以找到漂亮的小姐姐。你们很难相信这些事情竟然发生在我十二岁左右时。

由于有了亲爹小提琴的滋养,我对音色的判断从小就受到西洋乐器的影响。因此,我对民族乐器的热爱始终不如对西洋乐器的热爱。我始终觉得二胡的音色无法匹敌小提琴,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民族乐器的音乐家们肯定要拍砖我!

很多年以后,等我学了数学和物理学之后,我从理论上找到了依据:小提琴的泛音丰富程度明显超越二胡。这就奠定了它无以伦比的音色,也就是通俗意义上说的好听。

我对小提琴音色的至爱,毫无疑问会导致我对今天文章的主角–萨克斯的热爱。直接原因当然还是音色,但显然还有其它的因素,尤其是它的神秘和性感。萨克斯总是掩藏不住它的神秘和性感带来的妖娆。

西洋木管乐器中的巴松又称为(西洋木管乐器的演奏技法研究)

神秘性感的萨克斯

这件神秘的西洋乐器从构造和制作上就极富特色。首先是它具有妖娆的外形:腔体共鸣的那个抛物线U型管,这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其次是它的飘忽不定的音色变化:低音区是闪亮的铜管金属音色,高音区却是温润的木管音色。

它的低音区与低音大提琴的音色接近,中音区与大提琴的音色接近,高音区与单簧管的音色接近。出现这种神奇结果的原因是:虽然管体是铜管,但它却有一个与单簧管类似的笛头。因此,就身体而言,它是铜管乐器;就嘴巴而言,它是木管乐器。所以,它可以在两者之间飘忽。因此,它一出生就具备天生的神秘和性感。

这件神秘的乐器,是一个叫阿道夫·萨克斯比利时音乐家发明的。同一时空下发声的事情如果放在一起你会有强烈的荒诞感。比如阿道夫在琢磨这件神秘的乐器时,大英帝国的坚船利炮轻而易举地敲开了大清帝国的封闭国门,因为那是1840年。

西洋木管乐器中的巴松又称为(西洋木管乐器的演奏技法研究)

发明萨克斯的伟大的音乐家阿道夫-萨克斯

改革开放之前,这件神秘的乐器享受与西班牙吉他一样的待遇:不被主流接受。就像不接受邓丽君一样。看官们,你们发现没有?这些不被接受的乐器或人声都有一个共同的音色特征:妖娆性感。邓丽君被认为是靡靡之音,吉他被认为是流氓乐器,萨克斯被认为是色情乐器。

西洋木管乐器中的巴松又称为(西洋木管乐器的演奏技法研究)

伴随我们成长的邓丽君

然而,这些靡靡之音却能在一瞬间捕获你的感官和情绪!因为,它们是如此接近初恋、初吻乃至初爱。你是凭直觉产生的爱恋,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那些空洞的说教和强制的灌输,只会让你觉得虚伪和无聊。

邓丽君,唤起了你的懵懂的初恋;吉他,唤起了你勃发的青春;萨克斯,唤起了你原始的情欲。拥有并能够迸发原始情愫的你才是真正的你,也才是真正活着的你,也才是能够正确认知世界的你。

从社会治理上说,荷尔蒙的正确释放,才是真正减少性犯罪的有效方法。道德约束虽然起着巨大的作用,但是简单地压制带来的反作用是非常巨大的,不仅会导致犯罪率提升,还会导致全社会的创造力降低。

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盛宴,迅速迎来中西方文化艺术交融的春天。80年代是人类艺术灿烂的光辉时代。80年代中期开始,怀疑主义允许了,存在主义出现了,价值可以重估了,靡靡之音响起了。

电影里出现了霹雳青年,电视上出现了摇滚吉他,电台里播放了“香港之夜”,外文书店出现了进口CD。在这个红尘烈焰的惊艳时刻,一个萨克斯演奏大神横空出世:肯尼基(KennyG)。他凭借一首《回家》风靡全球,当然也风靡中华。

西洋木管乐器中的巴松又称为(西洋木管乐器的演奏技法研究)

启迪我们爱情的《香港之夜》,那会儿只能在澳洲广播电台的短波频段收听

那个年代的音乐爱好者,渴望拥有一套良好的组合音响设备,他们看不上“先锋”、“山水”这种商业化货品,他们看上的是“雅俊”“丹拿”“剑桥”“B&W”。而试验它们音响效果时,一定会用刻录在CD上的肯尼基的“回家”,来证明整套音响的品质。不过,大部分“回家”的进口CD,实际上是山寨成性的草根们刻录的。

肯尼基的《回家》不仅是音响系统的试金石,也是无数音乐爱好者的至爱。《回家》成就了高音萨克斯管的巅峰业绩:萨克斯作品全球播放量第一!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尽管这个命题不可证伪,但我依然选择相信。

说到不可证伪,我就会拍案而起。因为,如果一个人经常相信不可证伪的事情,是相当可怕的。现代文明的种子在这些人的心里,其实从来就没有诞生过。他们的本质其实是现代版的神秘主义者,在技术狂飙演进的巨变时代,这个群体的数量居然非常庞大!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接受过高等教育!这就是我们的教育。

古代的神秘主义者,因为胆怯而服从大众,因为敬畏而相信传说,因为弱小而屈从强权。现代的神秘主义者,直接藐视逻辑、蔑视理性,被他们丢弃的,是人类光辉灿烂的现代知识体系,而这个知识体系,起源于伟大的古希腊

蔑视理性和逻辑的,还有另一个危险的群体:阴谋论者。他们说的事情也是不需要证伪的。他们非常勤恳地贡献着负能量,这是他们的使命和荣光,甚至是他们毕生的事业。阴谋论者是不会真正奋斗的,因为他们认为奋斗是没有意义的。

必须说回萨克斯。从80年代开始,在自由精神的指引下,诞生了歌厅这种商业文艺形式。低级的叫舞厅,中级的叫歌舞厅,高级的叫歌厅。我就曾经在歌厅里参与普罗大众的狂欢。我在乐队里要么弹吉他,要么弹贝斯低音吉他)。

萨克斯的妖娆和性感绝不会被普通百姓放过,所以,歌厅里经常有萨克斯的串场演出。在昏暗的灯光下,当萨克斯迷幻的声音响起,歌厅里暧昧指数直线飙升!相互喜欢的两个人不来一段“小八步”根本对不起萨克斯!

西洋木管乐器中的巴松又称为(西洋木管乐器的演奏技法研究)

妩媚妖娆的萨克斯

贵阳的玩家们,你们还记得“绿岛”“洪都”“花园”“盛安”吗?他们是那个年代的繁华、自由、奢华、暧昧的象征。

曾经有一个萨克斯音乐家,姓李名JiHua,吹奏萨克斯是有灵魂的,所以在各大歌厅非常抢手。他拎着萨克斯在各大歌厅跑场,一晚上估计有上百元的收入,这可是80年代末期的收入啊,我作为驻场吉他手一晚上是25元,而那个年代一般工人一个月可能才50元。

萨克斯音乐家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从此开启了惊天动地的爱情。被他爱上的这个美女姓周名QiuYuan,是我妈妈的同一办公室的同事,所以我知道一些事情。她确实非常漂亮,完全可以当电影演员。她对我妈妈非常好,她对我也非常好。

然而自古红颜多薄命,她竟然被病魔盯上了,而且是被顶级杀手–胃癌盯上了。在病痛晚期,妈妈叫我去看看她,说以后再也看不见她了。我到了医院,她看见妈妈和我,试图要起来,但完全做不到。她骨瘦如柴,所有的美丽不复存在。

萨克斯音乐家尊崇内心的召唤,凭借艺术的真诚品行,践行伟大的承诺,在她病痛的晚期,抱着她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让她在甜蜜的爱情中步入天堂。

辉煌灿烂的天堂里,一定有一只萨克斯轻柔地响起,陪伴她唱响永恒爱情的颂歌。

天堂里,再也没有病痛;天堂里,再也没有欺骗;天堂里,再也没有“香消玉殒”这个词;天堂里,永远都是光辉、灿烂和纯真。

愿所有热爱音乐和生活的人找到真爱!

愿所有善良的人都有一只永恒的萨克斯!

2022年1月30日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org/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