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燃楚晚宁塞橘子免费阅读(墨燃楚晚宁塞橘子是什么小说)

晚宁近来关注起他身体的变化,他显然胖了不少,腰围大了一圈,脸蛋也变得圆润起来,是他生活安逸,心宽体胖吗?答案不是,这事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当楚墨二人隐居山林,安定生活以后,某天晚上楚晚宁做了个梦,一个奇怪的梦。梦境真实得可怕,就像亲身经历一般,醒来后,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时隔多年依然清晰地记得,仿佛才刚发生的一样。日后想来,楚晚宁命运的改变就是从这个梦开始的。

第二天早晨楚晚宁醒后,就把梦中的情形一五一十告诉了墨燃,说:“那个梦我感觉像是真的,我就像穿越时空,飞到那里,遇见了那个男子,吃了一颗果子,现在我口中都还有果味余香。”

墨燃听了,沉吟道:“梦境再真实,也终归是梦境,不可能真的,和我们这个现实的世界是有区别的。也许这个梦是想告诉你什么,就像神谕一样。是什么呢?咱们应该好好想想。”

楚晚宁笑了,说:“我又不是神族后裔,神晓谕我什么,有什么直接讲不就行了,干嘛安排这么一出,叫人摸不着头脑。”

墨燃说:“可你是神木呀,和神是有联系的,无论如何,你们都是一家子,你若有事,他们肯定愿意知晓你的。你说,你遇见的那个白衣男子,会不会是神君大人?”

“不是,他和我一样,都是神木,他身上有股我熟悉的海棠木味。我梦中见到的那棵树就是海棠神树,而他居住在树上,显然以树为家。他说等了我一千年,终于等到我了,还说我们是兄弟,可我却毫无印象,我只有这一世的记忆,连幼时的回忆也模糊,更不要说前世的了。他说的那些,我听不懂,不知所云,只有随口哈哈。”

“晚宁,多想无益,还是静观其变吧。如果这个梦真的对你有影响,到时一定会显露端倪,那时我们想办法面对就是。”

“嗯。但愿是好事。那个白衣男并无恶意,他请我吃果子也是出于好心。当我接过果子时,心里欢喜得很,毫不犹豫就吃了。”

墨燃睁大一双无辜眼,说:“晚宁,你可不能嘴馋,病从口入,即便在梦里,也不能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

楚晚宁笑了,说:“知道,微雨,你也说了,是在梦里,不能当真,应该没事的。我奇怪的是好端端的,为何会做这样的梦,不像是警示,倒像是某种缘份。”

两个月后,楚晚宁和墨燃就知道了答案。一天清晨,楚晚宁醒来,发现已日上三竿,就问:“都啥时了?有八点了吧?”

墨燃已备好了早餐,说:“嗯。你难得睡个懒觉,就没叫醒你,不如你再多睡会儿。”

一向喜欢早起的楚晚宁自嘲地摆了下头,说:“不了。近来我不知怎的,感觉身子乏力,喜欢嗜睡,总像睡不够似的。”

墨燃立刻关切地问:“是哪里不舒服吗?让我好生看看。”

“没事的。”楚晚宁止住墨燃伸来的魔手,整理好衣物,下床没走几步,突然停步,手捂胸口,作呕吐状,眉头紧蹙,若有所思。

墨燃见状大惊,连忙扶住楚晚宁,问:“怎么啦?我看你不舒服。”

“没事。只是返胃发酸。”

“还没事啊!”墨燃赶紧倒了杯开水给楚晚宁。

楚晚宁重新坐好,笑道:“应该是好事。”

“好事?好从何来?”墨燃也在桌边坐好。

“如果我告诉你我怀孕了,你信吗?”楚晚宁笑眯眯地问。

墨燃睁大一双紫瞳双眸,眨巴下眼,才醒悟过来,惊诧问道:“你怀孕了?不会是开玩笑吧?”

“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

墨燃偏脑袋想了下,说:“你确实不苟言笑,但你是个男的呀,怎么怀孕?”

“别忘了,我可是木族,我们木族男女都可怀孕生子。”

墨燃一听就乐了,嬉皮笑脸说:“这男的怀孕生子,我还第一次听说呐!这可是天下奇闻,咋个怀,咋个生呢?”

楚晚宁收敛笑容,说:“墨燃,我说的可是真的,这植物可以无性繁殖,你应该很清楚吧!我作为木族,当然也可以无性生育后代了。”

“这无性繁殖,我当然知道了,可你已幻化成人了呀,应该和人类一样,孤阳不生,总不能你卸掉一只胳膊或腿,也能变出个活人吧?”

“那倒不至于,倘若吃颗植物的种子,在我体内还是能长成个体的。”

“吃颗种子?”

“墨燃,你还记得我给你说的,我做得那个奇怪的梦吗?梦是真的,我在梦里吃了一颗果实,那颗果实就是种子,现在我已能感觉到他在我肚里,生根发芽,渐已成形。”

“真有其事?”

“嗯。确有其事。”楚晚宁郑重地点了下头。

“这……这也太神奇了吧!”墨燃仍不敢置信,喃喃地说。突然他双眼放光,一把握紧楚晚宁的手说:“我的天,这么说,我们将有一个孩子,我们将当爸爸了。”

楚晚宁冷冷看着墨燃,说:“你很喜欢孩子吗?”

“那是自然。”墨燃陷入美好的憧憬中。“谁不想拥有后代呢?”

“这个孩子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完全属于我的,他会长得和我一模一样,就像我的复制粘贴一样。”

墨燃一听就不乐了,气道:“什么你的我的?你的还不是我的。咱们什么关系啊!有这么见外吗?你的就是我的!”

楚晚宁笑了,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你可要视如己出,爱若掌珠。”

“我是他爸爸,当然爱他了。”

楚晚宁看了墨燃一眼,故意端起水杯喝水,然后仰起高傲的头,不无得意地说:“他的爸爸只有一位,哪来的两个,你可以当他的义父。”

墨燃不无委屈地说:“义父就义父嘛,反正都是一家子,他管我叫墨爸爸就是。”

楚晚宁颇有意味地凝视着墨燃那张好看的俊脸,说:“你很喜欢小孩子吗?”

墨燃不由想起夏司逆可爱的模样,高兴地说:“晚宁,啊……你生个小楚晚宁出来,小时候岂不是和夏司逆一模一样!我很喜欢夏师弟呐!原以为会从此多个亦步亦趋的小师弟,没想到是神仙哥哥你受伤变小的。现在好了,你生一个出来,咱们总算凑齐了,以后又可以和夏司逆在一起玩了。”

楚晚宁也回想起当夏司逆时和墨燃相处的愉快时光,不禁莞尔一笑,说:“瞧把你美的,算你好心,理应成全。”

墨燃嘿嘿一笑,突然靠近楚晚宁,手朝楚晚宁肚子摸去。楚晚宁连忙挡住他的手,说:“大白天的,你干啥?”

墨燃说:“你不是说你怀上了吗?我瞧肚子大没有?”

楚晚宁抛开墨燃的魔手,没好气地说:“还早着呢!你看那树子好大,树秧好小,现在他才是一颗种子刚发芽呢!”

墨燃诞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比你小,就好哄骗?你生的是人,又不是树苗,十月怀胎,早有动静,三月可摸,四月可见,我摸一下总行吧?”

“去去去,还未到三个月呐,摸啥?”楚晚宁可不想顺着墨燃胡来。

一日清晨好事临,绮梦终归将做成。楚墨二人的日常生活暂且按下不表,先说下楚晚宁的梦中奇遇。

天已黑,夜深沉,人已睡,万籁寂。愿君拥有一好梦,一觉睡到天光明,愿君美梦都成真,多情人生不曾恨。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古今多少讳言事,偏爱托梦道神临。

一日欢娱犹嫌少,半夜倦睡还春梦。梦中不知身是客,错把他乡当故乡。话说楚墨二人隐居后,郎情君意,如胶似漆,得偿所愿,足慰平生。

飞絮落花惹春思,意恐春归无处觅。四月海棠芳菲尽,待得来年又一期。楚晚宁素爱白色,喜欢海棠,现在他知道了答案,原来他是海棠神木的化身,与海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见之物喜,见之物悲,看到海棠花开花谢,总有一种排遣不去的惆怅感。

昨夜风吹雨骤,浓睡不消残酒。梦里海棠依旧,随风笑迎招手。很难想象,三十几岁的楚晚宁,睡觉时,竟像只乖巧的猫儿一样,蜷着身子,依在墨燃身侧,长长的睫毛覆盖眼睑,楚楚可怜,一脸平静,依然可见纯少年,心底无恨无波澜。

楚晚宁的睡眠一向沉稳安静,很少做梦,为数不多的梦境也是前世的记忆,与墨燃的纠缠。但这次他梦见了一位陌生的男子。

“晚宁,晚宁,快醒醒!”

“啊,谁在叫我?”睡意未消的楚晚宁,睁开困顿的双眼,打量四周,周围一片昏暗,不甚清楚,仿佛身处密室。楚晚宁朝自己躺的地方定睛一看,是块不宽的硬木板,身上衣物完好,身旁并无墨燃,也无他物。

“啊!我这是在哪里?”楚晚宁发出感慨,随即恍然,他这是在梦里。

“晚宁,你醒了,穿过那道门,到我这来。”那个男子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你是谁?为何召唤我?”楚晚宁奇怪地问。顺着声音的来处看去,床的不远处有道漩涡嵌在木墙中,泛着幽光,昏暗中,不经意看,还发现不了。

“你见到我,就知道一切了。快来吧!”

男子的声音飘渺如来自天际,又像近在耳边呢喃,亲切又熟悉,有种不可抗拒的魔力,楚晚宁惊然发觉,此男子的声音竟和墨燃有几分相像。疑惑的楚晚宁下床,走近旖旎的光圈,这是一道传送门,他迟疑了片刻,觉无异样,抬腿迈了出去。

眼前豁然开朗,天高地远,阳光明媚,天清地朗,天空湛蓝,笼罩四涯,风景如画,如梦如幻。楚晚宁打量着这一切,长身玉立,置身于花的海洋中,繁花似锦,花团锦簇,花开正艳,堆金砌玉满枝头,白如玉,绿如油,花开大如斗,嫩黄花蕊举如手。竟有如此大朵的鲜花,堪称花王,楚晚宁一眼就认出,这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海棠花了。空气中飘散着淡如菊的清香,啊,是海棠木香!楚晚宁本对这木香毫不经意,经墨燃提醒后,才知道到自己的身体与众不同,特别是在知晓他的身世后,他才注意到这若有若无的木之清香。此刻,木香弥漫在空气中,经过呼吸,沁人心脾,再清晰不过了。

楚晚宁站在宽阔的马路上,不,其实是树枝,粗大的树枝笔直的伸向远方,淹没在花海中,他身后出来的地方原来是个树洞。树的主干像一座宫殿,缠身开凿着楼梯,螺旋供人上下,其上不知多高,其下不知多深。无数的枝条延伸而出,有的笔直似箭,有的弯曲如弓,纵横交错,盘绕繁复,犹如一张巨大的网,网天格地,不知几千里。人在其中,渺小如蚁。

楚晚宁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参天大树,不由惊呼出声:“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海棠神树!”只是曾经听闻过,如今却是亲眼睹,震撼之心难以表,可叹,天地无垠蝼蚁小。

诸位都知道,楚晚宁,是神树的一截呀。他身驱一震,全身的灵力不由自主的激荡出去,恰似一阵微风拂过,只见花叶摇曳,却如石沉大海,并无感应。

“这是怎么回事?”楚晚宁疑惑道。

“晚宁,向前来,找到我,我在等你。”奇怪的男子声音又在耳畔响起,是隔空传音的技能,只有被传的人能听到,楚晚宁并不会。看来此男子不仅有千里眼,还有顺风耳,天神一般的存在。楚晚宁也会千里眼,但不会很远,也会定向传音,但要距离近,超远距离他就用海棠传音,相当于一个录放机。对此,楚晚宁感到好奇。

“你是谁,为何不敢现身?”楚晚宁伫立枝头,大声问。

“晚宁,”此男子依然用亲切的语气说:“我对你并无恶意,相反,我对你充满钦佩。你在世间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不会打扰你。我也想在你仙去之日,再与你相见,可形势有变,已等不及了,我急需见到你。不是我不愿来见你,而是我被束缚在这里,不能离开,所以我只能召唤你。请你来到我身边,我会告诉你我所知的一切,然后由你定夺,全权发落,好吗?。”

“你有什么直接说就是了,为何非见我不可?”楚晚宁问。

“有些事情必须当面才能说清,况且,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快来吧!找到我,自然一切水落石出。”男子恳求道。

也许是男子的诚恳打动了楚晚宁柔软的心,也许是楚晚宁一身正气,无所畏惧,也许是楚晚宁对此感到好奇,想一探究竟,总之,楚晚宁迈开步伐,向前走去。

人间四月芳菲尽,正是海棠花开日。花開花谢花满枝,无限春光到此时。楚晚宁恰似闲庭信步,沿途风景如画。一路心旷神怡,观风赏景,不问前路多艰辛,只做探花访幽僧。说来也奇怪,那些花丛绿叶就像个知趣的人儿,待得楚晚宁走近,纷纷扬起,自动让路。若是已到树枝头,眼见前方无路走,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条新枝来,穿插交错,搭桥铺路。有诗为证:千里树高千里长,条条枝干马路敞,叶繁花重迷雾中,又见新路引前方。

楚晚宁像闯迷宫一般,一路向前,不知转了几回弯,过了几个树洞,只觉渐入林中深处,花枝越发繁茂,树干越发粗壮,也渐到树之高处,离天愈近,云在半空。

“近了,近了,楚晚宁,我感觉到你的走近,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了,快点,快点,再转两个弯,你就能看见我了。”男子的声音突然变得急迫起来。

楚晚宁也敏锐地察觉到周围环境的变化,鲜花如白玉雕就,绿叶如翡翠凝成,条路也如玉石铺就,无论花叶,还是枝干,都泛着光泽,仿佛有光流在里面,愈往前走,愈加明显。待得最后,楚晚宁进入了一个碧玉妆成的绿莹世界。

木香也随之变得浓郁,浓得像化不开的糖,包围在楚晚宁的周围,轻轻一嗅,沁人心脾,醉人心田。木香在身不自闻,如今身处木香中,方知甘醇如此甜,怎不叫人忆当年。

当最后的白玉海棠像扇屏一样分开时,一条笔直的绿莹大道呈现眼前,路的尽头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巍峨的宫殿四周,还有数条大道相连,延伸远方。仿佛有光精灵在上面跳舞,整座宫殿,包括周围的干枝花叶,都熠熠生辉,光艳像涟漪一样荡漾开去,追逐嬉戏,闪烁变换,美轮美奂,美不胜收。这是一个梦幻的世界,也许真的只有梦中才会出现。

楚晚宁心有灵犀地伸出手掌,豁然发现,不知何时他的手臂也在闪闪发光,光流在里面窜动,与外面的世界交相辉映,融为一体。楚晚宁瞬间明白,原来这里有一座海棠林,这才是真正的海棠神树,海棠神树只一颗,就是眼前这一株。

楚晚宁抑制着内心的激动,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那是家乡的味道。他,是炎帝神木的一截,他,并不是无根之木,他,也有母体。周围的花枝随风摇曳,仿佛在向他招手,含笑盈盈,齐声呼喊:“欢迎回家!”

路的尽头,宫殿门口,伫立着一个白衣身影,长身玉立,身姿挺拔,周身笼罩在一片光晕之中,显得十分神秘。

待楚晚宁走近,那人猛地转身,快步向他走来。光晕散去,露出真容,楚晚宁看见了一张梦幻般的俊脸。这样的脸,也许真的只应存在梦里,世间难有。翩翩佳公子,皎皎世无双。楚晚宁暗吃一惊,本来他以为墨燃已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没想到在这里,竟见到了一位比墨燃还要美上三分的青年,个子倒和墨燃差不多,比他高半个头,肤如白瓷,美玉无瑕,眉清目秀,柔光和蔼,丰神俊朗,长发飘逸,一身正气。每一寸都恰到好处,仿佛画师勾勒而成,画中仙,天上月,人中龙,梦里花。楚晚宁顿生好感。

男子来到楚晚宁面前,亲切地喊道:“晚宁,你来了,我终于见到你了。你知道吗?我已等了你一万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今天的相逢。本来我应该在你飞升之后,才能与你想遇,但是情况有变,事态紧急,我恐已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了,不得不提前召见你。”

楚晚宁问:“你是谁?为何召见我?我并不认识你。”

“请随我来,我会告知你一切答案。待你知晓真相后,就明白我的苦衷了。”男子说完,转身向宫殿走去,楚晚宁只得随后,迈向宫殿大门。

偌大的宫殿呈正圆形,跟天坛一样,只是里面没有立柱,空空荡荡,摆设简单。大门开在正南方,方位是楚晚宁从墙上的八卦图确定的。东边摆了一椅一桌,长方木桌的正中放了一个水晶球,高高擎起的木雕底座,众手捧月一般,托着一个大号水晶球,铜镜大小,晶莹剔透,流光溢彩,引人注目。北边空空如也,南边是一屏一榻,应是其休息所在。

楚晚宁走进屋里,搭眼看见的不是水晶球,而是周围墙壁、窗户和穹顶上,布满纷繁复杂的符箓,线条犹如实体,凸现出来,好比岩浆,闪着金红二色,缓缓流淌,蕴藏着无穷的力量,令人望而生畏。阵法奇特,但不邪恶,文字古老,应是天文。此阵楚晚宁似曾相识,哪里见过,不由若有所思,微微出神。

男子见状,用手一指屋顶的一个大圆圈,说:“晚宁,这是……招魂阵。”

“招魂阵?招谁的魂?它和重生阵有什么关联?”楚晚宁问。在他的认识里,招魂阵比重生阵简单,而且好认,但此阵显然比重生阵还阔大,还要复杂十倍。光凭其画满整个房间就说明问题。

男子和颜悦色地说:“它确实是由重生阵改进而来。至于招谁的魂魄,此事说来话长。”

男子向楚晚宁招手道:“晚宁,过来,看这水晶球。”

楚晚宁并不习惯男子的自来熟,在他的眼里,只有墨燃敢如此亲热地招呼他。孤傲的楚晚宁冷着脸靠近桌旁。近了他看清水晶球上竟有八杠流彩,若隐若现,宛如游龙,流转不息,煞是好看。

男子微笑着说:“晚宁,你认识这颗球吗?”

楚晚宁像看白痴一样看向男子,不动声色地说:“水晶球是球体,代表着圆满,是修行的圣品,它可以吸收周围的磁场,凝聚周围的能量,具有安神镇宅,驱邪避凶之功效。”

“对,”男子抚掌道:“它是一颗聚魂球。”

男子突然神情激动,状如疯狂,双手举上,仰天大笑,曰:“四海晏乐时无多,平地风云起干戈。欢迎神木郎君,回到神木故乡。”说罢,广袖一收,对楚晚宁正色道:“天界每隔数万年,便有一次神魔大战,和平只是暂时的,和平是为了更好地备战。平静的海面下,却是暗流汹涌。世间的片刻安宁,不过镜花水月。各方的力量在结聚,大有一触即发之势,眼看大厦将倾,急需栋梁之才,人世即颠,急需挽救之人。楚晚宁,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楚晚宁见他说得严重,煞有其事,不禁蹙眉道:“你能说的更详细点吗?”

“暗夜已出手,魔军已先动。天星在偏移,地角在陷落。为求自保,我们也不得不提前动作,布下暗棋。”

男人开始在屋里渡步,边走边振振有词地说:“距离上一次神魔大战,已过去了五万年。那一次大战,我们虽然铲除了魔王,驱逐了魔军,但是也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无力征伐魔域。最难过的是天界战神——青龙神君不幸身陨。这里,就是神君当年身殁的地方——东海神岛。”

“传说神岛上有一株炎帝神木,神木上通九霄,下彻极渊,枝条万千,花果上亿,疏枝千里,覆盖东岛。炎帝神木是世间所有植被的源泉,维系着世间的平衡和灵力支撑。炎帝神木和女娲神土一样,具有神奇的力量,取其一截,就可创造成人。”

“真实的情形是,神魔大战后,天地间灵气溃散,四海焦土。尤其东海之极,寸草不生,妖魔纵横。青龙神君,以身证道,拒绝了重生,散掉灵核,骨骼为山丘,身躯为平原,血脉为河流,用灵力复活世间万物,重现生机勃勃,从此永镇东方,保佑世间太平。昊天上帝为感念青龙神君,让炎帝从天庭带出一棵海棠神树,种植于东岛中央。神树生长于天地间,日渐长大,即受日月精华的淬炼,也受青龙神君灵力的滋养,慢慢生出灵识,有了辨别正邪的能力。一日,大概万年前,上天下来一位仙人,他把我从树里提取了出来,因为仰慕青龙神君,所以我带了几分青龙神君的样貌。虽然我继承了青龙神君大部分的灵力,但仙人仍说我灵力不够,难堪大任,只配看护神树。我也觉得我法力甚微,除了不会变老外,几乎与凡人无二。”说完,男子不由长嘘短叹。

楚晚宁惊奇道:“这么说,你是树神了?”

男人尴尬地笑了笑,道:“树神谈不上,至多算是树灵。我被限制在神树周围,全靠神树灵力维系,不能离其半步,既不能傲游天际,又不能偷偷下凡,一旦离开,便遭天谴,形消神灭。”

楚晚宁听了,大为惊讶,说:“真不敢相信,你活了万把年纪,寿比仙翁,竟还是个树灵。我观你灵力充沛,不下地仙,何以树灵居之?”

男人笑道:“这全赖树灵之功效。你是炎帝神木,到了此处,你不会还没发觉你的灵力变化吗?”

楚晚宁笑了笑,扬眉道:“感同身受。”原来他早就发觉此地灵力纯厚,体内灵力充盈,比平时强十倍不止,受损的灵核也有修复之兆,身轻如燕,意欲飞升。

“理应如是。”男人面露喜色,扬眉道:“你我同出一脉,同宗同源,你是神木,我是神树,情同手足,本就是一家人。”

男人说完,情难自已,上前牵起楚晚宁的一只手,楚晚宁没有抵抗,假装毫不在意,仍其胡来。男人的手掌宽厚,触手即温。两人携手并肩站立桌前。

“晚宁,你知道吗?这颗水晶球,其实也是一颗天眼,通过它,可以看见凡间的一切。”

话音落下,男人长指一点,水晶球氤氲水生,像投影机一样射出一道光束,半空中立时展现一张半米见方的光幕,犹如播放电影一般,屏幕上出现生动真实的画面,仿佛亲眼所见,只是没有音效。楚晚宁感到不可思议,不由睁大了双眼。

“这是江南的一古镇。”男人说完,右手触摸光幕,随着他手指的开合滑动,画面开始放大缩小,最大时能看清一个人的面目,最小时能俯瞰整个小镇。

“还能够上下左右移动。”男人的左手也放在屏幕上,随着他手指的拨动,屏幕的画面也随之变换,出现新的场景。

“神奇吧!”

“嗯。”

“你来试试。”

楚晚宁伸出右手触摸光幕,发觉屏幕有着玻璃般光滑的质感,只是很薄,薄到几乎没有厚度。

楚晚宁缩小着画面,发现最后缩成一张中原地图,再也变化不了。

“为什么看不到其他地方?”

“其他地方?”

“例如东海之滨,东南半岛,西域,关外。”

“哦,这些地方属于天外,不归神仙管辖,所以天眼照射不到。”男人解释道。

“那么东海神岛也看不到了?”

“是的,东海神岛,孤悬海外,虽然隶属中国,却一直罕有人至,不为人知,直到成为传说。”

男人停留片刻,看向楚晚宁,像是自我解嘲地接着道:“自我成人后,过得挺孤单的。神树覆盖东岛,我可以到岛上任何一角落游玩,除了日升月落,斗转星移,花开花又谢,春去春又归,我见不到一个人影。我又不愿与鸟兽为友,丛林为伴,闲来无事,就坐在这里打开天眼,观看世间的千奇百态,风土人情。我最喜欢看的就是你。从你降世,到长大成人,再到穿越时空,济世救人,我从头到尾都瞧在眼里,一目了然。”

你有天眼这样的神器,自然轻而易举,这到符合了古训“人在做,天在看”。但一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被人监视,心里还是感觉怪毛怪毛的。楚晚宁问:“室内的情形能看到吗?”

“不能。它叫天眼,顾名思义,就好比神仙在天上注视,拨开云层,能看到地面的情形。”

“哦,原来如此!。”楚晚宁明显松了口气。

“呵呵,晚宁,你和你徒弟之间的事情,我倒是一清二楚。”男人不无揶揄地笑道:“不是我有不良嗜好,想窥探你的隐私,相反,观察你在凡间的一切,乃是我的本职工作,天命所在。所以我时刻都在注意你。”

“何出此言?”

男人随手一点,光屏消失,水晶球恢复原样,依旧八道彩,宛如游鱼,缓缓游动。

“当年,我被仙人赋予肉身后,仙人也交代我一项任务。他布置了这个阵法,安置了这颗水晶球,又选取了九段海棠神木。他吩咐我,每隔一千年,就送一段神木入尘世历劫炼魂。我遵守使命,每隔一千年,就通过各种通径,赠送一截神木给有缘人,让神木在凡间颠簸流离,历尽劫难。神木有灵,一入尘世,就引起各方力量争夺,有的创造成人,有的炼成神兵。无一例外,他们都秉承青龙神君的遗志,肩负起守护天下的己任,以苍生社稷为重,以个人情怀为轻,身先士卒,死而后已。当他们历劫成功,身消神陨后,我就用招魂阵把他们的魂灵附在水晶球上。时至今日,我已完成了八位。你看到水晶球上的八道彩,就是前面八段神木的精魂,他们共同守卫着这颗聚魂球。而你,楚晚宁,就是最后一道。一旦聚魂球九道彩纹缠绕,便大功告成。”

楚晚宁听了,感到毛骨悚然,惊骇道:“你是说,它是一颗九转还魂丹?”

“是,也不是。”男人不为所动地说:“仙人曾经告诉我,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应对下一次的神魔大战,为天界锻造一把举世无敌的神兵利器。后来我才知道那位仙人,原来是天庭的勾陈大帝。对于他,我是崇拜至极,对他的话,自然深信不疑。”

“所以它不是以某些人为媒介复活某个人,而是聚拢九道神木的灵力,淬炼出一把灵力超强的武器,这把武器的属性必然属木。”

“一点不错。”男人笑着赞道:“所以聚魂球不在阵眼的中心,而在正东位,也是为了增强它的木属性。”

“那你为何不等我功成名就,自然退隐,反而此时召见我,那不等于你前功尽弃了吗?”

“我也想啊!”男人无奈地说:“这项任务挺无聊的,漫长而枯燥。晚宁,你是最后一位,我无时不在期待着和你的相见,好早日完成任务,上归天庭复命。但我得忍着。你魂归地府时,我都没有召见你,因为你尘缘未了,魂魄不全,况且你灵核受损,灵力不够强大,我还期待着你的继续修炼呢!”

“那你现在把我叫来,又咋回事呢?”楚晚宁不解地问。

“计划赶不上变化。近来我夜观天象,西方的越发明亮,东方的则星辰暗淡。神树的灵力也在减弱,恐怕聚魂阵将维系不久,所以我叫你来,准备提前完成使命。”

“我神游此处,你是想我立马就附魂到水晶球上吗?”楚晚宁问。

“那可不行,也没必要。”男人连忙摇头道:“聚魂球吸收的是自然魂魄,而非杀人夺魂,它需要的是淳正之气,而非暴戾之气。”

男人手心凝出蓝光,按住水晶球,像触碰某个机关似的,“啪”的一声轻响,蓝色水晶球应声裂开,八片花瓣,绽放成莲,光芒四射,异香满室,莲台中央躺着一颗巴掌大小,熠熠生辉的果实。

“这是什么?”楚晚宁没想到打开水晶球,看到这样的东西。

“这是一颗海棠果实。”

确实是一颗海棠红果,通体晶润,煞是可爱。

“勾陈上仙就用一颗海棠果来锻造天下雄兵?”楚晚宁充满疑惑。虽然这颗海棠果品质出众,招人喜爱,绽放光芒,不同凡响,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把他和兵器联系上啊!

“这可不是普通的海棠果,而是海棠神果。”男人含笑道:“传说海棠神果上亿,实际上只有一颗。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勾陈大帝将他摘下,放进天眼里,受万众之瞩目,供万世之敬仰,受九道木火之滋养,经日月转轮之精炼,终将脱胎换骨,完成蜕变,神兵出世,天下震惊。只是未到时候,他还保持着初身。”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meng.org/628.html